看36氪成长的Z世代已经开始成为CEO了

面对这样一个高技术含量的领域,97年的史海天一边在清华大学深造钻研,一边作为公司的创始人、CEO带领着团队进行不懈地技术创新、市场拓展。

2020年,从大一开始就每天看36氪的史海天带着一群志同道合的清华同学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。从学生时期的创业启蒙,到成功企业的学习指南,再到新媒体团队的研究对象,36氪始终陪伴着史海天一路成长。」

初见史海天时,他穿着成熟,谈吐大方,蓄着一圈短胡茬。面对镜头的采访,史海天活跃的思维、强烈的理想主义、略显凌乱的发型与丰富的肢体语言又处处提醒着大家:这位毕业于清华大学的青年CEO出生于1997年,是标准的Z世代。

“2015年,我大一的时候就开始看36氪,因为那会儿想创业嘛。”史海天第一句线氪的故事。“当时关注创投的媒体不算多,我在36氪看到了形形的创业项目,甚至我们身边都能用到它的产品,还挺有意思的,对我来说是个启蒙。”

于是,萌生了创业念头的史海天,大学期间一边了解更多创业资讯,一边寻找适合自己的创业方向,最终锁定在如何做出一款“可在线D建模”的产品上。

“大家都是一帮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。”就这样,他带着几个志同道合的清华校友,和自己从36氪那里学到的皮毛商业知识,凭借一腔热血与热爱,就这样开始了在线D建模领域的创业之路。

回忆起第一次接触电脑时,史海天就觉得用图形去表达是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:人们的很多创意、很多想法、很多故事,通过图形化的方式表现出来会比文字更有冲击力。这也是他成立图形起源的初衷,就是希望能做好3D建模的基础设施服务,更低成本、低门槛地为大众提供可交互的3D图形场景创作平台,创造出更多基于图形承载的文明。

史海天坦言,目前市面上的C4D、blender、MaYa、3Ds max等较成熟的软件,都是传统的,需要下载安装的,具备足够强的专业性,这方面是图形起源目前较为不足的地方。

但其实,图形起源的产品功能侧重并不相同——它是一款可在线%的精力都用在了在线功能开发上。”史海天解释到,在线建模的优势就在于用户能实时观察他人的模型创作,并同步参与协作。

图形起源的在线D创作者提供了一个不一样的解决方案:无需任何形式的数据保存,让他人点击链接便可在线参与协同。同时,社区里提供大量的模型素材也省去了搜集素材的麻烦,这对于很多非专业用户而言是极其友好的。

“我们其中一位用户是做医疗设备的。过去,他在做产品设计的时候,只能通过笔来手画平面设计图,如今他可以自己上手用我们的在线平台搭一个结构,然后把这个结构链接直接发给对方,能更加全面立体地呈现、也更方便地进行制作。”所以,图形起源的“在线”和“素材”的两大优势,也成为它区别于市面上其他同类产品的立足之处。

谈及图形起源与其他同类型产品的关系,史海天用了一个比喻:“一瓶绿茶一瓶红茶,不一定是竞品关系。它俩看着很像,但其实侧重功能不同,所以也就对应了不同的需求。“

时至今日,史海天仍然有着每天早上和晚上浏览36氪的习惯。这个习惯也带给了他的团队。“我曾经建议我的新媒体团队专门研究过如何能像36氪一样,保持每天早、午、晚多次推送内容的效率。

史海天是36氪的资深用户。“36氪的文章既保证了时效性,又具有一定深度。我平常会去36氪了解当下企业在做什么,有些甚至是我从来没听说过的领域。36氪很擅长剖析一家企业,而任何一个做大做强的行业,背后都沉淀了一定的经验和方法。这些文章对于创业者来说是非常有参考价值的。”

自从2021年年末36氪对图形起源的报道文章发布后,曾有多家机构找到图形起源了解如何使用产品、做定制甚至是投资。“这篇报道介绍得很全面,每当有机构问我们具体是做什么业务的,我就直接把36氪写的报道发过去当作公司业务介绍。”史海天认为一家权威媒体的深度报道,在现阶段无疑是图形起源最好的产品介绍了。

丰富的图形内容、深刻的影视作品、精良的游戏设计,这些好的交互式表达在这位95后看来都是有意义的。“我们希望打造一个大众化的3D内容创作工具,帮助人们用图形表达想法和信息。”史海天表示,图形起源会开发很多比现实还要精彩的内容,能更好地表达人们的创意,满足人们不同于现实世界的精神需求,这也与当前火热的“元宇宙”概念完美契合。史海天希望图形起源能够加速这个趋势的到来,让整体行业的创造效率得到提高,给予人们更多的表达空间和载体。

从科技互联网领域的创投商业报道到年轻Z时代关注的成长线氪的边界在不断拓宽,触角在不断延伸。36氪正在关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,也有越来越多的“史海天”在36氪的陪伴下迅速成长。

史海天的出现也证明了,Z世代已经从最初的商业社会旁观者,摇身一变成为如今的参与者,从36氪的读者变成了被报道者,这也是36氪最希望看到的。